哈尔滨市儿童医院

重点科室

当前位置:首页 > 重点科室 > 正文
卫生部建立全国器官移植体系 治理器官买卖乱象
发布日期: 2020-05-14  来源: www.cnhch.com   点击:1914

2011年12月13日晚,埃里克的妻子叶华(化名)在《中国器官捐献登记表》签名。60岁的孙捐赠了两个角膜、一个肝脏和两个肾脏,成为浙江宁波市第一个捐赠器官的人。

去年4月,全国160多家具有器官移植资质的医院开始试点“中国器官分配与共享系统”。该系统是卫生部为管理器官移植而建立的八个系统之一。此前,中国红十字会受卫生部委托,开始在16个省市试点器官捐赠制度。

器官捐赠和移植在中国一直“不受欢迎”。通过正规渠道捐赠的器官与巨大的需求不成比例。这也导致了地下器官买卖、非法为病人进行移植手术等现象。

卫生部建立的统一标准体系正是解决这些混乱的手段,这也将触及这一领域背后利益的“潜规则”。

2011年12月19日,广州军区广州总医院李鹏医生打开电脑,进入“中国器官分配与共享系统”。屏幕上出现了一系列列表。这是等待肝移植的病人名单,共有90多人。在名单中,所有名字被标记为“等待中死亡”的人都不再活着。如果名字后面跟着“接受了移植手术”,他们就是幸运儿。

根据公开报道,中国已经成为世界上第二大器官移植国,每年大约有10,000例移植和数百万等待器官移植的病人。在器官供需严重失衡的情况下,一些不能等待器官的病人毫不犹豫地通过黑市购买器官,形成了地下器官销售的利润链。

专家认为建立一个完善的器官捐献体系是改变器官移植无序状态的根本途径。目前,卫生部已委托中国红十字会负责人体器官捐献和采集的试点工作,这项工作已在16个省市进行了一年。

内部消息称,今年2月,卫生部将总结试点经验,并进一步讨论器官捐献和分配的未来。然而,在中国公开报道的尸体器官捐献案例并不多。

“就像做慈善一样,只有让更多的人知道器官可以公平分配和使用,才能有更多的人愿意捐赠器官。”器官移植医生后悔。

器官销售障碍超过

卫生部建立国家器官移植系统

公共数据显示,中国每年有近100万终末期肾病患者,其中相当一部分需要肾移植。然而,去年在中国进行的肾移植不到4000例。此外,中国每年有30万晚期肝病患者需要肝移植,但去年的肝移植总数不到1500例。

正是因为器官稀缺,非法器官交易被禁止多年。此外,除了器官销售之外,还有一些医院不具备移植资格,并违反法律法规进行器官移植手术。去年,也有媒体报道说医生去“小诊所”从健康人身上摘除器官。“只有公平分配,才能有更多的人愿意捐献器官。”广州军区广州总医院器官采集机构医生李鹏说。

记者随机调查发现,如今,尤其是年轻人,更有可能接受器官捐赠。然而,他们同样担心器官资源短缺,以及如何确保免费捐赠的器官不会被医院、医生甚至非法器官代理机构出售。

“我不知道这些器官是否会用于需要它们的人身上。”北京一位年轻的金融工作者赵波说。

为了应对严重的器官短缺,卫生部和中国红十字会于2009年8月宣布启动“中国人体器官捐献系统”建设,希望缓解器官移植发展中遇到的瓶颈。自去年以来,卫生部逐步在全国建立了八大器官移植系统。"它们是相互关联的,建立后将形成一个监管网络."卫生部的官员

根据分配制度制定的政策,卫生部制定并发布了《中国人体器官分配与共享基本原则和肝脏与肾脏移植核心政策》(以下简称《核心政策》)。卫生部希望通过这项政策实现器官的公平、公正和公开分配。

在2010年举行的器官分配政策研讨会上,卫生部的一名官员坦言,器官分配和共享原则是大多数国内捐赠者的政策解释。

器官分配系统试点

3分钟内一个肝脏找到新主人

2011年12月22日凌晨,广州军区广州总医院的刘瑞患者接受了肝脏移植手术。他是个幸运的病人。前一天晚上,广州军区广州总医院获得了一个肝脏。驻院器官采集机构医生李鹏将肝脏导入“中国器官分配与共享系统”并进入分配程序。

在医院的另一个办公室,肝脏移植中心的王少平医生收到一条短信,通知他一个新的肝脏正在等待系统接收。根据分配原则,获得器官的医院优先使用它们。如果医院放弃使用,将由市、省和国家逐步共享。

在李鹏点击任务后的两秒钟内,屏幕上出现了前五名等待的病人的信息。同时,系统中的时钟开始倒计时一小时。在王少平收到短信的同时,还有其他四家医院的医生。

时间是保证器官移植质量的关键。因为冷缺血时间越长,器官移植的质量越低。“想要,还是不要?你必须在一小时内回复。”

王少平点击电脑接收,他立即得到了该器官的艾滋病毒检测报告,显示它是一个健康的肝脏。王少平然后点击确认按钮接收。

同时,其他4名等待的病人的请求被自动拒绝。不到三分钟,一个肝脏找到了它的新主人。在“器官分配和共享系统”中,每个病人都按分数排列。排名第一是获得优先级分配的一个重要因素。

陆睿以系统中最高的分数名列第一。这个分数是指医生将病人的医学检查结果输入电脑。计算机根据标准自动将病人的医疗结果转换成分数。分数越高,死亡的可能性就越大。

江,中国肝移植注册分析师,负责分配系统的政策分析,解释说,然而,卫生部政策的主要目标是“降低等待移植的病人的死亡率”。

复杂的器官分配

一场涉及伦理的争论

广州军区广州总医院是第一家使用分配系统进行器官分配的移植医院。去年4月,在分配系统投入使用一个多星期后,该医院首次向市民分发器官。当时,广州军区广州总医院的一名严重肝病患者正在等待肝源。

这位来自广东外语外贸大学的女生刚被转到医院,系统给她打了将近40分。这意味着她的死亡率在七天内超过70%,达到紧急状态。最后,这个大学生接受了肝移植,但不幸的是,她没能度过危险期。

一些医生质疑为什么系统会把女孩排在第一位,因为她刚被转到医院,等待时间不长。此外,她情况危急,移植后存活率不高。

"如果有两个病人,一个会在7天内不做手术就死去。手术后,存活一年的机会只有50%;但是对于另一个病人,如果他没有进行移植,他仍然可以等待半年。移植后存活一年的几率为90%。他应该把器官给谁?”江说,石闻说,这是一个道德的辩论。

“在医学上,我们可以清楚地知道,如果这个器官给了较轻的病人,严重的病人很可能会死亡,因为在七天内不太可能有另一个器官。”

但是有些人问为什么病人的等待时间不是最重要的标准。谁先进入系统并等待器官,谁就应该先得到器官。对此,江石闻解释说:“美国

一些医生说获得器官移植的医院有优先权使用它,这样可以保证器官移植的质量。此外,为了确保公平,在系统分配机构时还考虑到一些特殊因素。例如,O型血患者优先,因为O型血器官可以适应其他血型,而O型血患者只能接受O型血器官。

与此同时,卫生部的政策也明确规定,“为了鼓励器官捐献,器官捐献者的直系亲属或活体器官捐献者在需要移植时将获得合理的优先权。”

新制度的阻力

医院和医生的利益“潜规则”

去年4月,广州军区广州总医院获得了一个市民捐赠的右肾。由于医院没有匹配合适的等待者,系统最终与中山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的等待者共享匹配。这也是中国第一个器官共享系统。

一位移植医生说,在过去,如果发生这种情况,医院会联系与自己关系更好的其他医院,而不是被系统分配。据了解,通过该系统获得捐赠器官的病人除了获得器官的技术费用外,不需要支付任何其他费用。

在全国器官分配与共享系统运行的近10个月中,由于我院没有找到合适的匹配模式,一些肝脏甚至从广州共享到天津,“这在过去是不可想象的”

据业内人士透露,去年4月,器官分配系统成功分配了200多个肝脏和肾脏器官。目前,国家分配系统只分配捐赠的肝脏和肾脏器官。然而,权威人士透露,在实际工作中,发现少数地区的移植医院仍未将公民捐赠的器官纳入系统进行分配。

记者随机走访了17家器官移植医院,其中只有3家提供了去年的器官捐赠数字和系统分配数字,而其他医院领导则以“敏感事项”和“会议正在进行”为由拒绝采访。一些移植医生认为,医院和医生20多年来养成的分配习惯,有些甚至“潜规则”实际上已经成为对晋升制度的抵制。

李鹏说过去没有统一的分配原则,也没有全国性的分配和分享制度。医生或医院对给哪些病人做手术有最终决定权,这可能会造成管理漏洞。在一些医院自建的分拣系统中,病人等待时间是首要考虑因素。然而,有些医院把移植后的效果作为最重要的指标。此外,一位从事器官移植20年的肝脏移植医生说,医院和医生有权分配器官,这导致了“熟人、关系等”。发挥着非常重要的作用”。

许多移植医生告诉记者同样的故事。五六年前,一名晚期肝癌患者在一年内接受了两次肝脏置换手术,但最终去世了。许多医生认为,从医学角度来看,晚期肝癌患者不应该接受肝移植,而且肝癌在移植后会复发,第二次肝移植不应该这么快进行。这对其他病人不公平。

“一定有一些医学以外的人为因素。”一位医生说。

去年12月31日,卫生部相关负责人坦言,今后所有捐赠器官都必须进入系统。当时,如果医院不把器官放入系统进行分配,那将是违法的。这需要很长时间。(本文中的所有患者都是假名)如果您有任何健康问题,可以咨询全球医院网络公共号码(网名)。(责任编辑:伊势)

(本文内容/图片发布在互联网上仅供参考,并不代表本网站的立场。)


版权所有© 哈尔滨市儿童医院 | www.cnhch.com . All Rights Reserved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