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市儿童医院

重点科室

当前位置:首页 > 重点科室 > 正文
记忆删除或将实现不再是科幻
发布日期: 2020-05-13  来源: www.cnhch.com   点击:876

情人黛西已经去世一年多了,但黑人男孩约翰逊仍然无法释怀。“苔丝是我的盐。”北京语言大学的外国学生打比方说。在业余时间,他在学校附近的服装市场租了一个摊位,出售他设计的印有黛西最喜欢的黄色狗熊和英文歌词的t恤。

黛西死于车祸。到目前为止,约翰逊的脑海中偶尔会出现这样一个场景:医院的白色床单被揭开,黛西血淋淋的身体被蜘蛛丝导管覆盖。这些痛苦的记忆折磨着他。

也许纽约大学心理学系神经病学中心实验室主任伊丽莎白菲尔普斯能帮助约翰逊。2009年12月11日,她和她的同事在《《自然》》杂志上发表了一篇题为《《用可控制手段清除恐惧记忆》》的论文,声称找到了一种不用吃药就能“删除”悲伤记忆的自然方法。

6小时痛苦记忆消除法

“是的,生活中总是有那么多不愉快的记忆。”菲尔普斯在采访中无奈地说道。她希望找到一种自然的方式,比如依靠大脑的自我调节功能,更好地“重写”不好的记忆。

一般来说,大脑皮层分为皮层记忆区,如视觉、听觉、味觉和嗅觉。海马体是大脑记忆的守门员,负责将人们最近的经历转化为长期记忆。杏仁核是痛苦记忆的神经中枢。这种位于大脑颞叶内的神经元聚集组织,在人类的愤怒、焦虑、恐慌和疼痛等情绪中扮演着指挥所的角色。

为了找到答案,菲尔普斯首先进行了一项老鼠实验,证明电击可以代替生物电。她把导管绑在老鼠的爪子上,只要她按下开关,电流就会从爪子流向全身。就像士兵们记得在巡逻时被枪击一样,这些老鼠在长期电击中建立了恐惧记忆。在休克后的6个小时里,他们一直抓着受伤的爪子。

菲尔普斯从2007年开始招募志愿者。为了确保测试结果的准确性,他们选择了65名心智正常、情绪稳定的正常人。像约翰逊这样有强烈“痛苦记忆”的人不符合要求。

名为“革命之旅”的实验是在一个封闭的房间里进行的。在一个阳光明媚的秋日,三组受试者聚集在实验室入口处的走廊上。一个叫大卫的测试员点了一杯摩卡咖啡来缓解紧张。

菲尔普斯和他的同事们已经完成了他们的准备工作。她负责控制一个复杂的人体电击仪器,丹妮拉席勒博士在墙上展开了一张1平方米大小的彩色网格照片。

当受试者进入实验室时,菲尔普斯不断提醒他们,“放松!放松。看看这幅彩色方格画。”然后,研究小组的其他成员抓起电击仪器的导管,一个接一个地触摸受试者的太阳穴。"这让他们看到这幅彩色方格图片时感到害怕."菲尔普斯说。

第二天凌晨5点,第一组受试者再次来到实验室,面对着彩色网格照片,受到了同样强度的电击。上午10: 50,大卫和第二组的成员进行了测试。此外,在10: 50到11: 00之间的10分钟内,助手不断向他们展示彩色方格图片,这被称为“强化刺激”。

走廊里的时针指向11点。第一组、第二组和第三组没有接受“强化刺激”的人再次进入实验室,面对彩色网格图。通过心跳和脉搏测试仪测试后,菲尔普斯发现第一组和第三组的表现没有什么不同。两组受试者心跳稳定,情绪平静,反应正常。然而,大卫的第二组成员都碰巧有心悸和轻微的瞳孔扩大。后来,大卫在一次采访中坦白承认,当时他“病得很重,就像遇到了一个魔鬼,想逃跑一样”。

经过几次实验,菲尔普斯和他的同事得出了一个结论:当人们回忆过去时,他们的大脑中有一个短暂的“窗口”时间,大约是6个小时。换句话说,如果一个人能坚持6个小时而不被“强烈刺激”,他更有可能忘记痛苦的记忆。

关于消除痛苦记忆的尝试,医学是自然的吗?“我知道,苔丝已经死了。”在过去的一年里,约翰逊不断提醒自己。尽管如此,黛西甜美的笑容和血淋淋的肢体在他的脑海中不断变化。

菲尔普斯说,恐惧记忆的恢复程度因人而异。在第二年的恢复实验中,他们召集所有测试人员进行恢复实验,以补充实验结果。

大卫和其他人再次走进实验室,没有任何家具。面对彩色方格图片,19个人心跳加快,瞳孔再次轻微扩张。"电击的感觉让人感觉似曾相识。"大卫说。

对此,菲尔普斯解释说痛苦记忆的恢复率是不稳定的。经过一年的恢复期后,受试者再次遇到旧的刺激,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反应。对这些人来说,痛苦的记忆可能已经成为“永久的记忆”,至少是深刻的记忆。

"因此,有选择地删除一些不好的记忆,如创伤或不必要的恐惧,可以帮助许多人过上更好的生活。"美国佐治亚医科大学医学院大脑和行为探索研究所的神经生物学家乔特里斯坦博士说。

他是一名科学家,支持通过药物治疗来消除恐惧记忆。乔特里斯坦曾经做过一个实验,给老鼠一些毛绒球玩具,然后给老鼠注射“钙离子依赖性磷酸激酶”(简称钙酶)。这种作用于神经细胞的特殊物质可以打开神经细胞通道,让致命剂量的钙流入神经元。它抹去了老鼠对其中一个玩具的记忆。之后,乔特里斯坦博士发现所有的老鼠都把这个玩具当成了新礼物。

目前,科学家正在寻找更多消除痛苦记忆的方法。华东师范大学神经生物学教授林表示,这些研究大多属于药物治疗。最新的“宠儿”是用于治疗心脏病的β受体阻滞剂和麻醉气体,它们被认为有助于大脑消除一些痛苦的记忆。

费尔普斯的研究表明,时间在控制恐惧方面可能比我们以前想象的更重要。"我们的记忆反映了大脑对信息的最新检索,而不是第一次精确的事件."丹妮拉席勒说:“在我的一生中,有一小段时间记忆在不断变化。从长远来看,通过了解记忆的动态,我们可能会找到一种治疗异常情绪记忆的新方法。”

然而,这些研究人员不知道如何将这一发现应用到病人身上。然而,他们认为这种方法比目前正在研究的记忆清除药物更自然。“如果我们在这6小时内做了些什么,恐惧的记忆就会被扔进垃圾桶。”菲尔普斯乐观地说。

我仍然想保存我的记忆,尽管这很痛苦。

对痛苦记忆的早期干预可能确实是一种治疗方法。华西医院神经影像学博士鲁苏将记忆描述为像玻璃一样的东西,在储存过程中是柔软的、可塑的,直到储存完成。当人们回忆起某个记忆时,记忆会从大脑皮层中提取出来并被激活,然后变得“柔软”,需要再次储存和“固化”。

"如果在这个时候,一些早期的心理治疗干预会非常有效."鲁肃说道。然而,他承认这只是一种提法,没有成功的案例。与此同时,林龙年也对六小时期限提出质疑。他认为这只是定量测试的时间概念,“也可能是12小时,或者24小时。”

科学家们一直致力于研究如何消除恐惧、痛苦和悲伤等记忆内容。然而,药物治疗有很大的副作用,而且人脑比老鼠的复杂得多。这种方法可能会导致删除所有的记忆。

“太可怕了。”约翰逊尖叫道。虽然黛西在她死后曾一度迷恋大麻和海洛因,但只是在那时,他“什么都不记得了”,而且“这样,药物疗法就和毒品没什么不同了”。

另一方面,并不是所有的科学家都同意消除痛苦的记忆。林龙年坚持认为“痛苦的经历是生命的宝贵财富”。人类的成长是一个从小到大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记忆不断被提取和储存。人类有“美化自己”的倾向。经过很长一段时间,痛苦的记忆可以转化为“消除敌意的微笑”。

来到中国后,约翰逊的记忆发生了微妙的变化。他迷恋昆曲和二胡。在阳光明媚的冬天下午,他常常打开立体声音响,把黛西的小熊喷在他的黑色t恤上,听《牡丹亭》,上面写着“所有的花到处盛开”。

“不管是自然疗法还是药物疗法,我仍然想保留我的记忆,尽管这很痛苦。”他笑着说,“她的血已经在我的记忆里了。”如果您有任何健康问题,可以咨询全球医院网络公共号码(webQQYY)。(责任编辑:)

(本文的内容/图片发布在互联网上仅供参考,并不代表本网站的立场。)


版权所有© 哈尔滨市儿童医院 | www.cnhch.com . All Rights Reserved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