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市儿童医院

友好往来

当前位置:首页 > 友好往来 > 正文
我国器官移植供需悬殊 死囚捐献成主要来源
发布日期: 2020-07-28  来源: www.cnhch.com   点击:969

[环球医院网消息]3月22日,“全国人体器官捐献试点工作总结会”在杭召开。中国红十字会宣布已经启动了为期两年的人体器官捐赠试验。全国共完成器官捐献207例,捐献了546个大器官,挽救了540多条生命。

中国每年约有150万患者需要器官移植,两年内捐赠546个器官显然是九牛一毛。

在回答记者的提问时,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表示希望在3-5年内,器官捐献系统能尽快完成,改变死囚获取移植器官的不正常方式。

随着死囚区器官数量逐年减少,器官捐献体系尚未完全建立,业内许多医生认为,要建立一个面向公众的捐献体系,迫切需要机制和制度的保障。

死囚捐赠的现实困境

根据卫生部的统计,中国每年约有150万人需要器官移植,但每年只有1万人可以接受移植,器官短缺是主要原因。

浙江省人体器官捐献委员会副主任、省红十字会专职副会长高翔说,美国等待器官移植的比例是5: 1,英国是3: 1,中国高达150: 1,差距很大。

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曾经说过,中国是世界上唯一一个主要使用死刑犯器官作为尸体器官来源的国家。长期以来,90%以上的尸体器官来源于死刑。

器官移植主要来自活体器官和死亡器官。截至2009年底,卫生部的统计数据显示,超过65%的器官移植源于死刑。

黄洁夫说2007年最高法院批准了死刑。"近年来,死刑每年都呈指数下降."

黄洁夫在一篇论文中说,如果我们继续依赖死刑犯的器官,不努力建立公民自愿捐献器官的移植系统,我国器官移植的发展将面临没有水源的困境。

"取消死刑犯捐赠器官的承诺代表了政府的决心。"同时,黄洁夫表示,死囚器官的真菌感染率和细菌感染率都很高,这也是我国器官移植长期存活率低于世界先进水平的主要原因。

事实上,我国对死刑犯器官捐献采取自愿原则。

1984年10月9日,两所高中和四个系联合颁布实施《关于利用死刑罪犯尸体或尸体器官的暂行规定》。显然,尚未被收集或其家人拒绝收集、其尸体自愿移交给医疗卫生单位使用并且其家人同意使用的死刑罪犯的尸体或器官是可以使用的。

但国际社会对此感到担忧。他们担心死囚在监禁环境中很难保证他们真正自愿选择的自由。由拥有大量潜在捐赠者的“红十字会”试?愕钠鞴倬柙低吃谑凳┕讨幸裁媪偈导世选?

黄啸,一位来自南部试点省份红十字会的全职器官捐献者,说医院和医生也非常担心。

有时,家庭成员主动提出捐献,但医生坚决反对,主要是担心引起医疗纠纷;有时候,医生也不知道什么是捐赠渠道。

黄啸回忆说其中一个病人脑死亡,没有希望挽救他的生命。他不得不依靠呼吸机维持生命。根据器官捐赠的分类标准,家属必须自愿放弃治疗,受伤者经检查符合捐赠标准方可捐赠。

"当时,捐献者的父母主动找了一位医生,并提出捐献他们孩子的器官。"黄啸说,但是医院的秘书坚决反对家属放弃治疗,因为他们害怕引起医疗纠纷。

这个案子已经协调过很多次了,但是最终没有完成。

"当我离开的时候,我的家人对我说这对你来说很难

此外,专家认为,与发达国家相比,器官捐赠的传统文化和观念有许多差异。例如,在美国,大多数州都采用了一种自愿捐献器官的制度,并且有驾照,在一些欧洲国家也是如此。然而,在我们国家,很多人认为在拿到驾照时登记器官捐赠是不吉利的。

浙江省红十字会专职副会长高翔说,浙江省20个成功的捐赠中,有10个捐赠人死于道路交通事故,占50%。

黄洁夫说,如果交通事故受害者可以进入自愿捐赠渠道,“即使只有十分之一,也将远远超过目前的捐赠规模”此外,重症监护室的危重病人也是长期被忽视的潜在捐赠者。

帮助如何避免可疑的器官买卖

为了发现潜在的捐赠者,黄啸和他的同事开始“跑去医院”。

他们把捐赠的宣传材料带到了医院,把名片留在了医疗部门。“如果找到了潜在的捐赠者,我们希望医生会询问病人的家人是否愿意捐赠器官。如果他们同意,他们可以给他我们的联系方式。”

“这绝对不是医生说服捐赠的方式。”黄啸强调,医生只需要通知家属这种捐赠渠道。如果家人不同意,医生不会再做任何劝说,整个捐赠过程将在此结束。

黄啸担心他们的工作会被误解,会有好处。

但事实是,在207例器官捐献中,90%成功捐献者的家庭都在申请困难援助。

黄啸发现他目睹的大多数器官捐赠者都是穷人和外来务工人员,“富人很少”

关于目前捐献人口的组成,黄洁夫强调,捐献人口的分布并不代表器官捐献后的法律。“器官捐赠是一项公平公正的事业。绝对不允许权力寻租成为穷人捐赠器官和富人拯救生命的手段。我们坚决反对。”

中国红十字会常务副会长赵说,就目前的情况而言,如何向贫困的捐赠者提供?侠淼娜说乐饕逶且桓鑫薹ɑ乇艿幕疤狻?

Hollina说,从人道、伦理和国际规则的角度来看,这种人道主义援助是必要的,与器官交易完全不同。

但是在营救的背后,会有关于器官交易的争论。

"我们必须确保先捐赠后救助。"一位器官捐赠系统的内部人士表示,由于捐赠只是因为援助,可能涉嫌器官销售,所以捐赠和援助应该分开。

他说援助应该根据家庭的贫困状况来决定,不应该与捐赠的金额挂钩。“捐赠一个肾的成本和捐赠一个肝的成本不可能是一回事。这必须与器官交易分开。”

目前,一些试点省市已经制定了救助基金管理办法,全国急需统一政策。在3月22日的总结会上,一个重要的话题是讨论国家《人体器官捐献基金管理办法》。

机制和制度的瓶颈

在器官捐赠遇到的诸多困难背后,机制和法律的瓶颈凸显出来。

其中,突出的问题是中国缺乏专门的器官捐献管理机构,红十字会在器官捐献中的职责和地位缺乏法律依据。

这种观点在红十字会内部已经基本达成共识。

关于器官捐赠能否在全国范围内推广,中国红十字会的很多负责人都认为,只有《器官移植条例》进行了修改,明确了红十字会的职责,批准红十字会成立专门的管理机构,才能稳步推广。

根据《中国人体器官捐献试点方案》的要求,2010年9月,国家成立了中国人体器官捐献工作委员会和中国人体器官捐献办公室。其中,“中国人体器官捐献办公室”设在红十字会。

但到目前为止,国家一级没有专门的管理机构。“器官捐赠只是红十字会的一部分。”2010年9月,红十字会与卫生部联合向中国编辑部提出申请,以促进中国红十字会与卫生部的合作

郝透露,《器官移植条例》修订版进一步明确了红十字会的职责,即“各级红十字会依法参与人体器官捐赠、登记、捐赠见证、器官发放、追悼、人道主义援助等工作的宣传和推广”,并增加“国家鼓励公民死后捐赠器官”等条款。

参与《器官移植条例》修订的清华大学法学院副院长沈透露,修订后的《器官移植条例》最早将于今年实施。

令郝欣慰的是,在试点评估过程中,红十字会在12个试点省份发放了1000份问卷,调查对象包括18-60岁的各行各业的人。72.4%的受访者表示愿意捐献器官,只有6.8%明确表示不愿意捐献器官。

“器官捐赠的支持率如此之高,超出了我们的预期。”霍利纳说,表示支持的器官捐赠者中,约有70%是年轻人。在试点地区,已经登记了15 000多名自愿捐助者。如果您有任何健康问题,可以咨询全球医院网络公共号码(webQQYY)。(责任编辑:寻找一个家)

(本文的内容/图片发布在互联网上仅供参考,并不代表本网站的立场。)


版权所有© 哈尔滨市儿童医院 | www.cnhch.com . All Rights Reserved | 网站地图